平心静气话胡适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18日
       【冷静沉着谈胡适】当命运让年仅26、7岁的胡适和比他大12岁的陈独秀引领新文化运动, 成为最有名的思想之一领袖, 也注定了他成为最著名的思想领袖之一。他变成了一个生死前后褒贬不一的人物, “永远不会太平”。时间飞逝。 1990年代以来, 胡适所倡导的自由主义如同老树长出新枝一样再次成为文化热点, 但也引起了一些人的“无端仇恨”。例如, 评论家王彬彬说:“有‘自由主义大师’称号的胡适, 从一个崇尚西方民主的自由主义者,

变成了蒋介石的专政。” (天涯, 1997 年第 2 期)。添加牙垢。例如, 学者王夫人认为:“胡适, 作为一个学术知识分子, 遇到别人的力量, 他的思想就会崩溃。他没有鲁迅的文化力量, 也没有胡风的文化力量。” (《读书》, 1998.第9期) 民间学者林宪之认为:“对中国近代史上自由主义知识分子(如胡适)的评价不宜过高。”全世界, 诽谤必将追随”悲惨的命运。然而,

这些信息也显示出自由主义在中国是多么的不得人心。胡适先生是中国20世纪重要的历史人物之一。在他勤奋的一生中, 他身兼数职:五四启蒙运动思想家、白话运动理论奠基人、中国现代化高等教育教师他是教育和高级研究的倡导者, 是国民党政府在20年代和1930年代出版“人权论文”而通缉的自由斗士, 历史学家、研究学者、外交官、文化明星等。但从总体上看, 胡石的事业可以分为两个方面。一是开创现代新文化运动, 是对中国人文传统的更新改造。胡适称其为“中国文艺复兴运动”。他在许多文化领域围绕这一运动的早期作品是前所未有的。另一个方面是传播中国自由主义的真谛, 即吸收和引进现代西方文明, 胡适将其认定为“世界文化潮流”和“中国应该走的方向”。为实现这一目标, 他将不遗余力地奔跑呼号, 成为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精神支柱。他的后一方面在中国大陆几乎被刻意忽略或回避。胡适先生早期的文学活动, 普通人是非常了解的。后来,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,

胡适的形象被掩盖和隐藏, 他对自由主义孜孜不倦的追求也越来越模糊。现在说胡适, 它的价值在于他的思想和精神方面, 而不是文学和学术方面。虽然作为一个历史人物, 胡适对中国现代文化的巨大贡献是不容置疑的。但如果从今天的角度来论证, 作为文坛多面手的胡适, 终究已经成为历史。他的诗歌, 著名的《尝试》, 几乎没有审美价值;学术著作《中国哲学史纲要》(第一卷), 《红楼梦》和《白话文学史》作为学术思想史上的“范式”已经过时;他曾经大力提倡的实用主义哲学也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因此, 今天我们考察胡适, 不仅要谈确认胡适的文化和学术地位, 还要了解和阐述胡适思想的现代意义, 进而讨论胡适作为启蒙思想家的历史价值。这个价值就是胡适所在的。当下的意义。近年来, 知识界一直在谈论自由主义。然而, 它们都是对西方理论资源的阐述和利用, 却忘记了中国自由主义的先驱胡适。胡适的自由主义思想是在留美期间形成的。 1920年代和1930年代, 中国掀起了自由主义的飓风。影响巨大, 是中国自由主义的第一个高潮。然而, 胡适自由主义的真正发展和系统表现是在1940年代中期之后。他的后期思想不仅没有改变初衷, 反而变得丰富、深刻、成熟。这一时期, 胡适思想的进展如下:他关注自由主义的基本内涵和行为规范。胡适指出,

“东方自由主义运动从未领悟到政治自由的特殊重要性, 因此从未走上建设民主政治的道路”。明确自由主义的意义是为思想自由而战;建立捍卫人民基本自由的民主;容忍反对党, 保障少数群体的权利;促进和平和渐进的改革,

并实施立法方法。他反对“必须把我们所代表的东西当作绝对”的偏执态度, 特别指出“宽容是一切自由的基础”; “宽容比自由更重要”(《宽容与自由》), 宽容包含在自由思想行为准则中。他的所思所想, 既有西方自由主义的理论精髓, 也有胡适自身思想的结晶。自由真的离中国那么远吗?胡适虽然在文化上提倡“全盘西化”, 但在衣食住行方面, 他的性格特征上绝对没有一丝“西化”的痕迹。写书谈起时, 有古儒家的风范。但是, 谈到学术和学者, 先生是毫不含糊的。在讨论中国祖先留下的遗产时, 怀疑和批评的语气, 有时甚至是离经叛道。祖宗的遗言是真的吗?他在整理旧国时对旧文明的批判, 在旧文人中是史无前例的。他在《我们对现代西方文明的态度》一文中说:“东方文明最大的特点是知足, 现代西方文明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满。知足的东方人满足于自己的简单生活, 所以不求物质享受的提高;满足于无知和无知, 所以不注重发现真理和发明技术仪器;满足于现有的环境和命运, 所以不想征服自然, 只想安居乐业, 不想在体制改革中, 我们只求安居乐业, 不是为了革命, 而是为了服从人民。”这种批评已经很温和了, 现在大多数学者都接受了。这样的看法。但在20世纪中叶前后, 确实是令人作呕的声音。由于种种原因, 我重读了胡适先生的一些文章, 平淡无奇的文字中, 有一种韧性。在灯塔大火的时代, 这样的话可能不合适;然而, 随着时间的推移, 这些文字又重新焕发了光彩, 吸引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阅读。唐德纲先生称胡适为“望远未近的一代文宗”。的确, 胡适的精神不是用几十年来衡量的, 胡适的思想价值也不是由历史碎片决定的。无论胡适是自己信仰的牺牲品, 还是时代的牺牲品, 他努力发展的新文化运动和自由民主运动, 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批评者和仰慕者都不得不承认这一历史事实。胡适的形象在中国文化和思想史上已经凝固, 并继续引起共鸣和影响。
       胡适走了, 留下他的文章和想法, 让后人仔细看。
       但我们能从他宝贵的财富中得到滋养吗?想着有些犹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