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实的事件,我去哪里为我儿讨公道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11日
       我叫吴二宝。我是泾县亭溪乡曹溪村河东组的村民。我在县城打工谋生。 2013年6月20日早上8点多, 我3岁的儿子吴玉祥因发烧被送到景贤医院儿科。拍完片子和验血后, 杨医生让我们住院。办理住院手续后, 主治医师吴燕确诊为急性胃炎和扁桃体炎。当天上午1​​0点, 吴彦医生开始输液治疗。喝了4瓶水, 下午孩子又热又出汗。我找到了吴彦医生, 报告吴彦医生给他开了退烧药。服药后, 发烧退了, 但出汗仍在继续。我问吴焱大夫,

退烧了, 为什么还出汗?医生说没关系, 换衣服就好了。 5:00 左右, 我又丢了一瓶水。孩子说他想回家。我让吴彦医生回家给孩子做点吃的。回来。吴彦医生说不行, 孩子不能出院。所以, 我只是听了医生的话, 没有去。晚上10点左右, 孩子说肚子很痛, 不断出汗, 湿透了四五套衣服, 还吐了。见孩子精神状态很差, 我立即带着孩子去找吴彦医生。我开了3瓶水开始输液, 但是在我开始输液5分钟后, 我儿子的嘴唇发紫, 眼睛上扬, 喉咙里有痰。我立即叫医生过来, 带宝宝去治疗室吸氧。化痰治疗后, 吸出带血沫的痰液。医生说可能不是急性胃炎。我看情况不对, 我问医生要不要转别的医院, 医生说这里的医生如果医疗设备不足, 您可以转移到另一家医院。我们决定将孩子转移到芜湖接受治疗。医生叫了120救护车, 等了半个多小时, 救护车才到。在这半个小时里, 没有医生对我的孩子进行急救。当车辆驶近南岭县城时, 车上的医生说情况不妙, 孩子可能要死了。他立即前往南岭县人民医院抢救。
       到达医院后, 医生检查并宣布孩子死亡。之后我们坐救护车回靖县, 距离县医院200米左右, 司机就让我们下车, 不让我们直接去医院。下车后,

我们带着孩子走到县医院三楼的住院部, 发现现场已经有5、6名民警。
       我要求取回孩子的病历卡, 但警察和董护士​​长强行将我拉住并锁上了门。大约3个小时后, 医生让我进去签病历卡。我怀疑医生修改了病历卡, 所以不愿意签字。 21日上午, 我向医院要求解释, 但找不到相关人员。我要求把冰棺送到医院接儿子, 却被20、30名警察围殴。他的所作所为, 简直让社会人心寒!儿子发烧到县医院就诊, 短短一天, 景县医院就让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失去了生命。我的家人怎么能接受呢?我的岳父和岳母有高血压。想知道孩子的时候, 血压一直都在180以上。父亲听说孩子的事后, 整个人都呆滞了, 现在他疯了, 孩子的爷爷知道孩子不见了就晕倒了, 医院甚至下发了病危通知书。现在他还靠输液维持生命, 孩子的妈妈一天晕倒好几次。现在我只是醒来哭泣, 当我累的时候哭泣和睡觉。随着孩子的离开, 会离开多少人, 我真的不知道。
       孩子是全家的希望。现在我没有希望了。活着总比死好。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舆论的支持, 还我儿子死讯的真相!为此, 我们强烈要求: 1、要求查明事实, 为我的孩子讨回公道! 2、要求对责任医生依法进行查处, 并立即吊销其资格, 以防其他孩子再次被江湖医生杀害! 3.真不知道三岁的孩子一天能少掉八瓶水吗?还是因为医生的薪水和病人的药量挂钩, 所以他一直在给一个三岁的孩子输液? 4.我想知道中国的人权是否不平等?为什么医院一直问我孩子是城市户口还是农村户口?这意味着城市户口的孩子比农村户口的孩子更有价值。为什么会这样?中国的政策是这样的吗?高贵和低贱从出生就有区别吗?吴二宝电话:1332929499115056324686 2013年6月22日